都市新闻网-新闻快讯-本文

中隆福爆料东北老故事

2021-03-26 09:16:21    文/hz 46

导语:本文是由河南省新郑市的网友投稿,经过编辑发布关于"中隆福爆料东北老故事"的内容介绍

 这是一个东北老故事!1东北刚开垦的时候去,特别富饶,野鸡飞到饭锅里那种富饶。但是人特别少,一个屯子十来户人家,冬天的时候大雪封路,从来没有外人。一年过年,这屯子里就来了个外人,这户正在包饺子,听到敲门,是个穿花棉袄的小媳妇,从来没有见过。东北人热心,以为是谁家亲戚,让进来一起吃饭。但是包着包着觉得饺子馅有点少,面有点多,偷偷看去,发现小媳妇正在偷着吃生肉馅。立刻知道是大仙来了,男主人偷着拿起铁锹,一下子拍在小媳妇头顶,一声惨叫,一道灰光,一只大老鼠窜出了门。这事完了吗?其实还没有。既然要继续讲,那么就有必要给个名字,姑且叫男主人为强子吧。话说强子一铁锹打翻小媳妇之后,只见一股灰光窜门而出。东北当时地广人稀,开发不久,各种生灵修炼成妖,被人称为大仙。主要有五种,灰黄狐白柳,柳指蛇,也叫长或常。老东北人都清楚自己是外来者,大仙才是地头蛇,所以能避就避。但真碰到了,彪悍性子起来,也就不怕了。强子也没放在心上,等到正月十五的时候,强子的儿子小强突然在炕上抽搐,口吐白沫,嘴里颠三倒四的说着胡话。强子一看就知道仙家报复来了,急忙让媳妇去请本村的出马仙。出马仙一来,孩子不抽了,端坐起来说话,形态好似大人。说了什么?说灰家的孩子不懂事出来玩闹,结果被打了,现在奄奄一息,要让强子负责。否则一命换一命。出马仙碰到大仙,跟寻常人想的不一样,不是作法收了,而是谈条件。出马仙坐在那里跟唠家常一样就开始谈,说的都是世俗磕,就差来一把瓜子了。半天没谈妥,出马仙没有办法,拉着强子出门然后说自己家大仙也是灰,对方辈份比自己家的还高。谈不了。让强子去东屯找他们的出马仙,那是常家的,老鼠怕蛇,什么都好说。强子也不敢等,正月十五踏着夜色出去,东屯离这里十多里地,中间就是坟地。强子路过坟地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。转头一看,居然是自己的奶奶,强子双腿一软坐在地上。颤声说:“奶,我白天给你烧纸了啊,你太孙子有事儿,你别拦我。”这坟地是在山上,强子是在山下走,仰头说完一句再看,冰天雪地啥都没有。强子松了口气,以为自己看错了,再向前走便绕不出去了,来来回回总是在山脚这里转悠。正月的东北,撒尿都能冻成冰,强子虽然穿着雪踏子,也觉得脚趾都冻木了。身上更不用说,早就没有了知觉。知道碰到鬼打墙了,这样下去去不了东屯不说,非死在这里。只好作罢,往回走去。往回一走,顿时觉得眼前似乎少了一层青蒙蒙的东西,十五的月亮又大又亮,青光着白地,起了一片银雾。强子也无心看这夜景,一路小跑,没想到这次没转圈,真的回了家。到家之后一进门,看到儿子坐在炕上正捧着猪蹄在祟祟的啃。强子媳妇在一旁抹着眼泪,二人同时抬头,小强当下手中猪蹄,指着强子说:老太太,你坏了我的好事,小心我让孩子们挖了你的坟头。说完一阵抽搐,躺在炕上不动。强子急忙上前抱住儿子,不停的喊,半天之后儿子转醒,喊了一声爸。然后说:你背着太太干什么?强子一惊,知道儿子说的太太就是他的太奶,但奇的是儿子从来没有见过太奶,只听他提起过。小强突然笑了,然后摆了摆手,对强子说:太太就是回来看看我,她走了,让我告诉你别害怕。这一夜也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。强子把自己鬼打墙的事跟媳妇说了。再跟大仙的一对照,就觉得自己去东屯的路上有陷阱。东北娘们都彪悍,天没亮就拎着镰刀跑到大仙家,站在门口一顿痛骂,说跳大神的跟大仙勾结一起,谋财害命。在当时的东北,屯子再小两个人是少不了的,一个是出马仙一个是傻子。出马仙在这里这么多年,颇受人尊敬,何时被人堵门口骂过。走出门争辩两句,顿感头晕,一下子倒在地上,双腿一蹬死了。这出马仙早年曾经跟人说过,自己死在虎口里,所以一辈子不敢上山。结果最终死在了骂声里,而强子这媳妇的确属虎。也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。出马仙一死,屯子都乱了。为什么?这里有个传统,东北的大仙也分家养跟野生的,家养的保家仙,大神儿死之前那是要送出去的,否则影响了修行,会让全村不得安宁。这种大神儿突然死的怎么办?要么找个传人,要么送到庙里。可是最近的庙也有五十里路,这大雪封山,谁肯去啊。村子里所有人都指责强子家,强子也对自己家的母老虎毫无办法。现在村子进出不得,许诺开春化冻自己亲自送过去。村子里的人也无法,只能答应。暗暗祈祷莫要出事。第二天,村子里的鸡遭了秧。其实东北鸡鸭鹅狗过冬都不容易,有条件的人家在鸡窝里面放个炉子,没有条件的人家直接把鸡养在房子里,为了鸡蛋忍受鸡粪味。对于东北人来说,鸡蛋要比鸡肉珍贵百倍,冬天的东北是不缺肉的,可除了肉就是土豆白菜,这时能吃点别的是一件天大的幸事。在第二天夜里,整个村子的鸡全都消失了,而且是悄无声息的消失。这一下子村子炸了锅,都知道是灰家仙作祟,但没有了大神儿就没有了主心骨。强子家先是儿子中邪,又气死了大神儿,现在全村的鸡丢了被人堵门骂造孽,真的是焦头烂额。强子老实,挨家赔礼道歉,许诺气温回暖立刻就去把保家仙送到庙里。最后村长出面,此时的村长没啥权力,也不是国家认可的,就是辈分高点,碰到东北这群虎娘们也是一点脸面都留不住。村长好说歹说,终究讲了个条件,那就是强子去不了五十里外的庙,也要去东屯把大仙请来看一看。东屯相距十里,由于入冬之后两屯一直有往来,所以路上积雪少些,若是去庙里,此刻的积雪恐怕要到腰。强子一听,只好同意,白天带来热水干粮,踩着雪踏子,裹着大棉袄,便去了东屯。过了坟地特意看了看,什么都没有。强子略感心安,又走了二三里,突然一阵妖风,漫天雪花。要说天地间白茫茫一片,人的确容易迷路,白天出行靠的是日头。可是此刻,雪花割到脸上跟刀子一样。强子跌跌撞撞,在路上跟无头苍蝇般乱撞,越走越冷,只觉得吾命休矣,便在此时,看到了灯光。大白天看到灯光,强子也没生疑,此时此刻只想找个地方避一避雪暴,急忙跑过去,居然发现是一个大院子。强子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院子,拍了拍门,大声呼救。里面传来了人声,一个老者打开了门,站在强子面前。只见这老者两撇胡须翘立,头戴灰色水獭帽,身披灰貂大衣,一对眼睛倒三角,黑眼仁少,白眼仁多。看到强子微微一笑,一副你可来了的神色。2强子被冻得眼睛已然睁不开,只觉得眼前灰蒙蒙一团,低头跑进了屋,有人递来一碗热水,一喝只下觉得满嘴油腻腻。喝了热水,顿觉好点,见到主人家慌忙道谢。这老头也热情,笑眯眯说不用,又问了强子从哪里来往哪里去。强子一五一十的答了。坐到身体暖和,起身告辞,出了门看到黑漆漆一片,天居然黑了。强子暗暗吃惊,觉得自己虽在风雪中迷路许久,可此刻约莫也就晌午,为何天色已黑?外面风雪还在,强子在门口为难之时,老人在身后说:这时候出门是去玩命,要不然在家吃了晚饭,住上一夜再走?强子千恩万谢,老人回屋大叫,本来悄无声息的家突然出来三个妇人。一个老太太,两个水灵灵的大闺女。这两个大闺女别提多好看了,身着花袄,头扎马尾,露出来的皮肉白花花,水嫩嫩,光溜溜。强子何尝见过这般女人?不由得有些痴了。老者笑着说:来来来,这是邻居,不是歹人,大家一起吃饭。那两个大闺女被强子盯着,一个害羞的不敢抬头、另一个嘻嘻笑笑好不回避。强子也觉得自己失态,低头道谢,跟着吃了晚饭,再然后去偏房睡觉。到了半夜,突然感觉门开了,有人走了进来。强子睡得惊醒,就是怕这里如此热情不是什么好人家。感觉有人摸到了床上,猛然拉着那人的手,窜起来勒住脖子。突然就感觉入手极其嫩滑。怀中的人一声轻叫,娇滴滴的声音透着水汽。强子一愣,手可没有放开,只听那女子喘着气说自己怕强子冷,特意送一床新被来。强子这一辈子都活在穷乡僻壤,讨个老婆是能骂死大神的母老虎,有些事情做起来就是敷衍了事,时间久了都能被虎娘们从炕上踹下去。更何况虎娘们一身糙肉,何时有这么细皮嫩肉让他碰过。这面色迷心窍,那面半推半就,两个人就这么滚到了火炕上。滚来滚去,强子感觉这辈子都白活了,才知道男女之间这龌蹉事,居然有这么多般玩法。到了天亮,俩人还在炕上睡着,门突然开了,灰老头拎着镰刀进来,灰老太站在门口破口大骂。强子也傻了,自己被人收留然后又祸害了人家闺女,顿觉理亏。灰老头不依不饶,要去镇上报官,小娘子坐在那里抹着眼泪,一言不发。灰老太最终出来说了好话,让强子娶了闺女,昨天就算是成亲了。这大家大业也要个男人搭理,外面百十亩地也需要个壮劳力。强子看了看这小娘子如花似玉,想起昨夜的百媚千娇,再想一想自己家的婆娘。又看了看这大房子跟灰老头闪着寒光的镰刀,当下衡量一番,居然答应回去就离婚,然后带小强入赘这家。灰老头大喜,当下举行仪式让两人拜堂成亲,又留着强子过了几日,这新婚燕尔的闺房之乐不用多说,强子也真的算是开了眼界,解锁了无数的姿势。渐渐的,强子连回去的心都没有了,连自己的儿子都快想不起来了。又过一夜,突然外面一道金光闪了进来,直直砸在强子的后背上。强子吃痛,放开身下小娘子,转过去拿起那物,突然惊出了一身冷汗。是一座铜皮千手观音,而且强子还知道是哪里来的,正是因为知道才出了这一身冷汗。强子的奶奶是虔诚的佛教徒,这千手观音她供奉了一生,临走的时候抱在怀里下的葬,当时强子是长子长孙,看得真切。可这奶奶的坟中物,怎么就飞到这里来了?强子转身刚想跟自己的小娘子说,却发现小娘子已经不见了。强子正奇怪,就看到观音像突然炸了,里面蹦出来一个东西,这东西发着金光,照在墙上,墙壁就跟雪碰到火一样化掉了。这光冒了一会儿,最终没了,强子上去捡起来,发现是一个金镏子。强子知道观音像里面有东西,因为奶奶当年讲过。佛像里面总是会有个东西,这叫做佛心。材质不尽相同,什么都有。强子上前捡起金镏子,回头再看,这大房子就跟雪崩一样,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失。不一会儿强子就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大雪窝里,太阳西下,也不知道自己过了几天。强子之前是鬼迷心窍,现在清灵了,顿时知道肯定又是灰家仙搞的鬼。当下咬了咬牙,干脆也不回家了,认准方向奔着东屯而去。他这一路上,觉得金镏子带来丝丝温暖,硬走到了东屯,天全黑了。在那时,下去四点多东北的天就黑了,此时此刻已经黑透,硬敲开一户门,问明了大神家的方向,连滚带爬的跑到门口。敲门不开直接跳障子进去,拼命的拍窗户。这大神都睡了,揉眼出来,扫了强子一眼,也没说什么。让他进屋。强子走进去把事情一说,刻意瞒了自己睡人家闺女这一段。大神眯着眼还是没说话,强子看向墙上日历,发现居然一天都没过,居然就是自己出门那一天。强子也不明所以,想来鼠辈跟人类过日子的时间不同。大神儿半天才开口说:各有因果,虽非同族,亦算同类。大仙说了,不管,不管。强子慌忙跪下磕头,手中金镏子此时此刻一闪一闪,大神儿一愣,声音突然变了,又阴又尖,他说:救你可以,这金镏子我要了。彼时的东北,不缺吃不缺穿,但是也就只有吃穿而已,其他是个东西都很稀罕。强子抓这金镏子在手,怕死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也真是贪财。此时此刻听出马的大神儿这么一说,顿时有点舍不得了,磨叽半天,最终还是性命要紧,给大神儿送了过去。大神儿还真应了,留强子跟自己在炕上睡一夜,第二天白天便回。这一夜可没有小娘们摸床,但强子也真的睡得浑身不得劲,碰哪哪疼。第二天一大早就出了门,走到坟地,强子让大神儿等一会儿,顺着山坡爬了上去,然后看到奶奶的坟塌了一半。强子立刻跪下磕头,说等到开春能动土立刻给奶奶修坟。再然后下去领着大神儿回了村子。回去之后大神儿绕着村子转了一圈,伸鼻子嗅嗅,也不言语,默默走到了强子家的门口。强子小心翼翼跟着,在门口喊了几声媳妇,看到媳妇急匆匆跑出来,哭骂着强子。强子急忙跑进屋,看到儿子小强此时此刻爬上了碗架子,趴在上面,拿着一只带毛的死鸡正在啃。看到强子回来,小强血喷口张开,咬牙切齿地说:好女婿,你破我洞府,我让你全家都不安生。3强子吓坏了,这时候大神儿走了进来,一看这情景也是吓了一跳,当下揭开了自己的腰带......强子一看这不同的大神儿还真是作风不同,上一次过来见面就唠嗑,这个过来见面就解皮带,难道也是相中了人家闺女?大神儿皮带结下来,在强子厨房的水缸里面一沾,口中念念有词,凌空挥舞。那面小强嗷嗷大叫,躲着并没有挥到他身上的皮鞭。慢慢叫得也不成人语,口中嘶嘶吼着,大神儿的皮带越来越慢,最终放下。强子这才看到那是一层蛇皮,头尾都有,眼睛处镶着宝石。大神儿站在那里侧耳听着小强嘶嘶乱吼,脸色越来越难看,转头对强子说:你跟他女儿拜堂成亲了?强子没等说话,后脑勺就被给了一巴掌,自己媳妇在后面吼到,他说什么?你跟谁成亲了?强子现在是两面害怕,谁也不敢,不说也不敢大神儿一甩手说:这事我管不了了,你们自己解决吧。说罢转身便走。强子媳妇一看碗架子上宝贝儿子的狰狞面孔,真的顾不上强子到底干了什么,一下子跪下,抱着大神儿的腿苦苦哀求:“求你了,救救孩子。”强子也怕了,扑通跟着跪下,在那里把怎么迷路怎么碰到大宅子又怎么鬼迷心窍的话都说了。当然避重就轻,只说自己被迷了,可没说起了色心。大神儿听罢,让强子跟媳妇都出去,关严门,自己留在了房间里。里面也没声了,许久大神儿独自走出来说孩子睡着了。强子媳妇慌忙跑进去看孩子。大神儿对强子说:你打了人家闺女,破了修行,现在命不久矣。仙家是修行人,怕有恩怨纠葛坏了几世的因果。所以要恩将仇报,让你跟那女儿有个姻缘,抵消恩怨。现在你又不肯娶,仇上加仇,除非撕破脸,讲理的话,你不在理。强子也不知该如何,看得出让大神儿为了自己的事撕破脸也不可能。大神儿叹口气说:要么再续前缘,老鼠送亲,要么家破人亡,现世报。老灶仙看来是不肯把这恩怨带去女儿下一世了。大神儿说完看强子犹豫,转身就要走,强子苦苦哀求,拿出家里最后一角子猪肉求大神儿留一日,让他想想。大神儿勉强答应,此时此刻外面已经站了不少看热闹的,村长进来把大神儿请到自己家吃饭,顺便问了点事咱暂且不提。且说强子回屋,看小强脸色煞白,奄奄一息,顿时懊悔万分。强子媳妇蛮横却爱子,含着眼泪瞪着眼,左手拍娃右手拎菜刀。强子不敢招惹,刚刚坐下就被踹下了炕,强子半坐半跪把事情说了,强子媳妇一听要是不娶老鼠精就家破人亡,一下子站起来,抱着小强就往外走。强子拉不住,出去看到那么多人也不好意思拉了,更不好意思说软话挽留。强子媳妇走入人群,转头哭着说:你爱跟谁过就跟谁过,我娘俩跟你没关系了,你造孽,别祸害我娃。说完喊了要好的邻居,哭着说:大哥,能送我娘俩回娘家吗?邻居大哥看了看,大嫂劝了劝,强子媳妇也倔,抱着孩子就走。强子媳妇的娘家比东屯还远,冰天雪地一个女人抱着孩子走十几公里,无异于自寻死路。邻居大嫂急忙推自己的男人,大哥到强子面前低声说送回去避避风头。强子拉不下脸说软话,只是微微点头。大哥套上狗拉雪橇追上强子媳妇,送娘俩回了娘家,再回来的时候天色已黑,想要跟强子说一声,结果刚刚进了院子吓得连滚带爬的跑回家。他看到什么了?几十只半米长大老鼠在强子家院子里蹲着,房上房下都有。鼠目里面闪着红色的光,呲牙咧嘴吐着白气,嘶嘶的叫。


本文地址:http://wzdushi.com/xinwenkx/10245.html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由都市新闻网编辑发布,所有权归都市新闻网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都市新闻网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。
评论

相关推荐

网站热点